• <div id="uxryr"><big id="uxryr"></big></div>
      <cite id="uxryr"></cite>
      <code id="uxryr"><u id="uxryr"><option id="uxryr"></option></u></code>

      <code id="uxryr"></code>

      1. <cite id="uxryr"><p id="uxryr"></p></cite>

      2. <code id="uxryr"><ins id="uxryr"><rp id="uxryr"></rp></ins></code>
            <label id="uxryr"></label>

            唐门棋牌官

            成員臺:

            特色頻道:

            培訓機構關門 教育分期貸為何成“坑”?

            2019-10-17 16:14:06 |
            |

              高管跑路、欠薪、關店……韋博英語資金鏈的突然崩盤,也牽出教育分期貸的風險,為行業敲響警鐘。日前,該培訓機構學員投訴稱,此前曾被培訓機構誘導,從廣發銀行、招聯金融、百度有錢花、京東白條等機構申請了數萬元的教育培訓貸款。如今,韋博英語關門,學員們不得不面對無法退費,卻仍要繼續償還貸款的困境。

              北京晚報記者走訪發現,目前教育分期貸在北京多家教育機構已成普遍現象,甚至有機構招股書披露超四成學生使用分期貸款。對此,業內專家指出,分期貸主要風險來自教育培訓機構是否履行培訓合同,而非這種付款方式本身。“建議學員交費之前了解清楚培訓機構的資信、實力,付款時一次只支付3個月內的費用。”

              培訓班成本節節攀升

              學生分期貸非常普遍

              “現在出國英語培訓費用越來越高,大家都是學生,沒有錢,大多機構的課程顧問都會主動提出分期貸款方案,比如首付10%,剩下的費用再分期。就我所知,年級里上培訓班的同學,大概有一多半簽了這種分期貸。”在中央民族大學上大三的胡同學對記者表示。

              記者在走訪美聯英語、英孚英語、新東方在線、滬江網校、華爾街英語等教育機構時發現教育分期貸已成業內普遍現象,具體合作對象包括度小滿金融、京東教育白條、廣發銀行、招聯金融、咖啡易融、海米微貸等金融平臺。

              以在線授課為特色的滬江網校,京東教育白條被其放在官網顯眼處,目前支持的課程產品價格區間為500到50000元。記者點開一款售價為7188元的劍橋全能隨到隨學班,發現進入付款頁面時,分期付這一方式被標注上醒目的紅色“推薦”字樣,并在付款問題一欄第一條就寫明“如您的訂單金額較大,建議選擇‘分期付’”,存在大量誘導性宣傳。

              在走訪過程中,多家培訓機構的銷售人員在提出分期方案時,均對記者強調“教育機構”“分期免息”等信息,盡量弱化分期的貸款屬性。“分期付,一個月只要幾百塊”“利息你不用管,我們來承擔”“我們和對方有合作,這個課程剛好可以免息”。

              普通學生真的無需為這些課程支付手續費嗎?記者注意到,雖然很多課程寫有“分期免息”字樣,但在隱藏的售后頁面里卻赫然寫有“參與分期免息活動,如發生退款情況,則不享有免息特權,已享受的免息費用須重新計算并由用戶自行承擔,該部分費用將從退款金額中扣除”,不易被學員察覺。據了解,目前京東白條的標準分期手續費為0.5%/期。

              事實上,記者注意到,在如黑貓投訴、聚投訴等互聯網投訴平臺上,很多教育機構遭遇投訴,大多問題都與教育分期有關。一名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分期貸款退學費流程相對繁瑣,且退課會影響銷售業績,辦理分期付費后,一般很難獲得培訓機構直接退款。“實在不想學的話,課程通常只能靠自己二手轉售。”

              信貸套路皆因各方博弈

              教育分期貸風險無人問

              教育分期貸款,這一產品曾被不同的金融平臺在各種場合講述成為一個“很美”的“普惠金融故事”。記者了解到,這一模式打著“互聯網+教育+金融”的旗號,設計原理通常被業內人士解釋為學生在教育培訓機構報名,通過金融平臺申請貸款作為學費,后續再分期還貸。“理想情況下,學生能夠克服有限的經濟條件掌握知識,教育機構能擴大生源不斷發展,金融平臺也能獲得收益,成為三方共贏的結構。針對學生K12教育領域的分期貸,也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家長的經濟負擔。”

              這一看似帶來多方收益的模式,卻因各個環節的偏差與逐利欲望的裹挾逐漸變形,甚至演變為“信貸套路”。為擴大生源,進一步提高獲客率,各家教育培訓機構紛紛打出“免息”“免手續費”等噱頭,分期付款的首付門檻也一再降低。“在向第三方金融平臺申請分期貸款時,我只需提供基本的個人信息,其余步驟均由課程顧問代辦或手把手教你。”一名英孚英語的學員表示,為了追求銷售業績,不少課程顧問不但在具體分期貸款政策上含糊其詞,在學員資質審核上更是“一路開綠燈”。

              監管政策持續收緊,業務范圍不斷收縮的金融平臺,也需要為出借資金尋找新的落地場景。“在各種消費場景里面,教育分期曾是消費金融機構最青睞的場景之一,用戶主要集中在一二線城市,需求大,資金額度高,用戶質量也好。”一名互金從業者透露稱,他所在機構觀察發現教育分期這部分資產質量明顯優于其他場景的資產表現,逾期率不足2%。

              不過,上述人士也指出,原本經濟條件有限的學生,在教育分期貸的刺激下,買課更容易沖動,金融平臺也絞盡腦汁確保本人借款意愿真實,務求降低逾期風險。“最怕的還是教育機構出問題,一旦有資金鏈問題或卷錢跑路,對放貸平臺和學生來說,都是一場災難。學生的矛盾會從教育機構轉向放貸平臺,輿論壓力太大的話,其他大平臺很可能會被迫為跑路的培訓機構買單。為此,現在很多金融平臺都會向這些教育培訓機構收取一定比例的保證金。”

              貸款機構毫無風控意識

              學生欠貸最終父母買單

              “教育分期貸的關鍵在于風險控制,這一點上,教育培訓機構和金融平臺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君悅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萬文志律師表示,以關門的韋博英語為例,通過天眼查、企查查等平臺調查記錄可以發現,韋博系公司及其創始人高衛宇、高四海和高征宇此前均有大量訴訟官司纏身,“這說明韋博教育在急速擴張時自身風險控制不夠,參與進來的一些金融企業的法務、風控部門工作也有所缺失。如果各方仍不吸取這一案例的教訓,類似的悲劇恐一再重演。”

              值得注意的是,有專家提醒稱,教育分期貸未必有益于部分學生群體。“學生是沒有收入的人群,又是消費活躍人群,也是容易非理性消費的人群。他們的最終還款人實際上是他們的家長。一些學生消費需要貸款,有可能是家庭比較困難。如果給這樣的學生貸款,對他的家庭可能是雪上加霜,而不是雪中送炭,同時也使貸款機構的貸款處于風險之中。”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長劉曉春表示,把消費金融與普惠金融的概念相混淆,導致本來正常的業務的扭曲,導致社會風險的產生。

              專家說法

              了解資質支付部分費用防風險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研究員趙占領認為,普通學員有權自主決定選擇哪種付款方式。至于分期貸款所存在的風險,其實主要是教育培訓機構履行培訓合同的風險,而非這種付款方式本身的風險。“建議學員還是交費之前了解清楚培訓機構的資信、實力,另外付款時一次只支付3個月以內的費用,這是國家政策文件明確要求的。”

              記者了解到,2018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的《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中規定“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對在線培訓機構做出同樣的明確要求。

              “學生選擇教育分期貸款仍需慎重。”萬文志提醒稱,由于目前國務院的《意見》文件屬行政規章,并沒有上升到法律層面,教育機構即使違反《意見》也不會導致貸款合同無效,“一旦教育機構跑路,學生跟貸款機構之間的信貸合同關系也仍然有效,打官司勝訴可能性并不大。也就是陷入韋博這樣機構關門、仍需還貸款的痛苦局面。這一點學生在選擇支付方式時一定要有所注意。”

              北京晚報 記者 袁璐

            最熱新聞
            最新資訊
            唐门棋牌官